书籍详情
《南信珠》尔虞我嫁 T吧 南信珠耽美

南信珠

白爷爷max
古代言情 | 陆青予,陆春 | 连载中 | 阅文集团
2020-05-29 08:10:26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 免费试读 离线免费看全本
《南信珠》是白爷爷max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作品,剧情丝丝入扣,文笔惟妙惟肖,非常不错。卖人参的银子扔空间里,陆青予没什么花钱的地方,空间里应有尽有,不仅蔬果药材珍禽海产丰富,屋子后面的大仓库还有几栋21世纪的超市,日用品都是现代化的。也不知道谁那么有才把人家超市整栋偷了。办满月酒陆青予
章节预览 精彩评论

卖人参的银子扔空间里,陆青予没什么花钱的地方,空间里应有尽有,不仅蔬果药材珍禽海产丰富,屋子后面的大仓库还有几栋21世纪的超市,日用品都是现代化的。也不知道谁那么有才把人家超市整栋偷了。

办满月酒陆青予家人手不够,杨春燕家过来帮忙,一大早忙里忙外的,得做十几桌子宴席。杨文秀上周就下床了,惊得陆青予问难道不坐满一个月的吗?

“谁还坐一个月那么享受,有些一个星期就下床了,快去看看弟弟妹妹,别在厨房捣乱。”

陆青予就这么被推出去了,陆河陆溪穿一样的衣服睡床上,白白胖胖的,别提多可爱。戳了戳小包子的脸,爹娘在的时候不敢戳,要被骂。

他们家现在可是村里数一数二的富户,刚入春没多久瓦房就盖好了,前院也都是用青石板铺的地,修得十分平整。

‘啪嗒’一粒小石子从窗户外飞进来。

陆青予没理,继续揉弟弟妹妹的脸。

‘啪嗒’又是一粒小石子。

神识放出去,就看到站在竹林里的金吾仲。陆青予懵逼地跟做了什么见不得坏事似的悄咪咪出去见他:“咋了?”

“事情查到了。”

???怎么肥四儿小老弟?差点一口口水喷出来:“那你不能从大门进来啊,还对暗号?”

金吾仲冷酷的面部表情有一丝龟裂:“习惯了。”

“......”这是什么不得了的习惯?

当年傅大夫确实是保春堂的大夫,而且还是县城分铺的大夫。不过后来给一户大户人家的嫡妻开药,没多久那户人家的嫡妻就中毒身亡,查出来是保春堂药的问题。那件事闹得县城皆知,保春堂将傅大夫赶走。那户人家本来是想要傅大夫坐牢,后来不知道是怎么弄的,没找上傅大夫麻烦,这事就这么不了了之。

不过金吾仲去县衙查档案,两个案子合在一起了。这件事要说到另一个妾谋害嫡妻的事情,那名妾和一位保春堂的大夫是青梅竹马,后来妾与大夫里应外合,在傅大夫给嫡妻开的药理添加一味毒药。嫡妻死后那家人一开始并没有怀疑到妾上,本想找傅大夫麻烦,后来是嫡妻身边的丫鬟把妾供了出来。

可惜的是妾又被那户人家的老夫人乱棍打死,奸夫的消息没有问出来。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没人找傅大夫的麻烦,不过因为事关那户人家的名誉,真相并没有被公布出来。傅大夫就这么成了替罪羊。

金吾仲又去查了保春堂当时县城的大夫,后来查到当时那个药铺只有两个大夫有变动,一个就是被赶走的傅大夫,另一个是傅大夫的师兄,姓王。王大夫在事情发生后没多久自请到镇子上当大夫。

“不想知道那人的名字?”

“王久鸣?”陆青予不知道为什么若口而出,听完一个王字突然就想到金水镇保春堂的那位大夫伯伯。

金吾仲差点从竹林坡上摔下去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“啊,真是他啊。”一脸懵。

“......”不想再跟她说下去,怕气出内伤,转身就轻功消失在竹林里。

也太巧了吧,王久鸣竟然就是当初陷害师父的坏蛋。哇靠,亏大发了啊,为了坑陆春月给大坏蛋一棵灵参,靠!师父果然没害人。

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了。现在就差怎么让娘知道真相。

满含心事地出去,撞见人群里和金鸿一起来家里喝满月酒的金吾仲。何必呢小老弟,刚才干嘛鬼鬼祟祟的离开,还不得再回我家。

噗嗤噗嗤从后院提出一桶水,朝杨春燕招手:“春燕,过来提到厨房。”

“你干嘛老欺负春燕,自己不会提吗!”陆大勇对陆青予老是使唤杨春燕的行为嗤之以鼻。

“那你提啊,光看着做什么,再说我才四岁。”理直气壮。

“我没事的,青青本来就提不动嘛,我提得动。”

“我提就我提!哼!”陆大勇像是要证明什么,夺过水桶就往厨房走。

神经。陆青予没理他,自己回后院提另外一桶。

村里来的人实在太多了,七八张桌子坐了两轮,八菜一汤,肉也给得厚实。

这年头家里富裕的不多,一桌喜宴上人生百态。有表面斯文的,看着没吃多少,碗边骨头倒是一堆;有吃相难看的,狼吞虎咽边吃边藏,桌下骨头一地;还有奇葩姨妈和母亲,凡是端上桌的荤菜都摆自家孩子面前,都堆不下了,同桌的无不汗颜。

陆青予神识就用来观察这些了,当下饭的剧目,看得津津有味。修士的乐趣大概就在此处,世态百千尽收眼底。

客人太多,陆青予和陆行之不能出席,在屋里子自己拿个大碗盛了饭菜吃。金鸿也就跟着不上桌,非要端个碗跟着一块儿在屋里吃。杨文秀给他盛两大碗肉,金鸿一个劲的往陆青予碗里夹。

“哥,改天我们一起到镇子上去吧,”夹一坨青菜给金鸿,小傻子还挑食呢,竟然只吃素的,“别夹了,自己吃。”

乖乖埋头吃菜,青菜含嘴里半天没咽下去。

“好啊,”陆行之想也没想就回答,“去干什么?”

一口肉下肚:“寻找真相!”

陆青予想清楚了,师父的事必须有见证人。自己不行,最好是哥哥和爹一起。要是能说动娘到镇子上就更好了,否则怎么看清陆春月和王久鸣的真面目。不然还跟现在一样去师父那儿还要偷偷摸摸的。

符阵不是陆青予擅长的,但是这并不代表不能做。特地向三三请教可以让人吐真话的丹药或者符阵,丹药虽然有效但是要让人神不知鬼不觉吃下去难度稍大,最后三三推荐心境阵法。

这在修仙界时十分常见的低端阵法,稍微有经验的修士都能轻易破阵,但是对凡人绰绰有余。这种阵法能展现人最内心的丑陋和秘密,从而动摇其信仰逼出真性情。一般宗门甄选弟子都会使用类似的幻阵,每年参加宗门大选的弟子数万人,光是一个心境阵法就能淘汰九成。

金吾仲有事,把金鸿托放到陆青予这儿。

怎么就非得今天呢。陆青予那个惆怅,算了,反正小傻子什么都不懂,还听话。

瞒着家里人独自上金水镇,当然,小傻子也带上了。师父每年会固定的几次上镇子卖药材,卖完后就在酒馆点几盘小菜小酌几杯,数年来不曾打破的习惯。

就选在那家酒馆悄然布下心境阵,阵旗是三三制作的,陆青予只需灵气布阵驱动。金鸿不知道她在干什么,歪着脑袋亦步亦趋跟着,看到三角旗子落地就不见了还好奇地蹲着看了会儿。

陆青予表现得鬼鬼祟祟,一群男女正好从对面的合家酒楼出来,男的襦衫束发,张口闭口之乎者也,女的秀裙艳丽,蒲扇掩面笑意羞赧。

“快别说了,哪有哥哥这般取笑妹妹的,再说下次便不来了。”陆春月嗔怒道。

另一位斯文端正的书生闻言忙做了个礼:“春月妹妹息怒,秋阳兄在我们面前可一直夸妹妹知书达理,不敢取笑。下次学校组织春游,春月妹妹文采斐然不如一同参加?”

“这...”为难的蹙眉,让一干书生好生着急,“还得问过家中父母,爹娘平日拘得紧,不让轻易出门。”

眼角瞟到对面那鬼鬼祟祟的小身影,眼中精光一闪而逝。面上带着淡淡愁容:“前些日子保春堂王大夫收我为学徒,好不容易得了自由,没想到...哎。”

那书生忙问:“如何?”

陆秋阳鼻子哼出声气:“还不是亲戚家无礼刁蛮的乡野丫头,处处与春月过不去,前日不知道哪儿得来一支野山参,然后以此威胁王大夫将春月赶出来。我那亲戚家家中清贫,哪里能有人参,也不知从何处偷来。”

众人皆是厌恶惊呼:“世上竟有如此恶毒无耻之人,真是可惜春月了,听说连县城里都有人千里迢迢来请保春堂王大夫看病呢。”

哀叹一声:“许是没缘吧,咦,怎有人在那里鬼鬼祟祟的,是不是什么小乞儿啊?我们过去看看,若是可怜的小乞儿还能帮上一二。”

纷纷赞美陆春月人美心善,众人转道过去,陆秋阳看清楚那‘小乞儿’面容,气就不打一处来:“好啊,说曹操曹操到,这便是我那位心思歹毒的小堂妹了。”

“陆青予!”

“干嘛?”陆青予回过头,心说谁呀,吓我一跳。好家伙,呼啦啦七八个人堵在巷子口,还有熟人,虽然是结了仇的熟人。

这情节,怎么看都和前世崇拜古惑仔的葬爱家族放学后堵住某无助小可怜要battle,battle完抠空格键的气氛一毛一样。

金鸿虽然傻,但是能分辨谁对他谁对他坏,此时护小鸡仔似的站陆青予面前,凶巴巴地朝他们龇牙咧嘴。

“陆青予,你在这里做什么?我看就该让你爹娘管管,省得小小年纪不学好坏了你爹娘得名声。”陆秋阳对陆青予偷偷摸摸地举动嗤之以鼻。直接忽视金鸿,不过是个小傻子,不值一提。

陆青予听得莫名其妙,从金鸿后面露出半边身子:“我干什么给我爹娘丢人了?你说,我听着。”

“不知羞耻,非要旁人点明,好,你在这里鬼鬼祟祟做什么,是不是又在偷东西?”

旁边的书生没想到那恶毒的小丫头竟然还只是个稚子,便有了规劝的心思:“小姑娘,勿以恶小而为之,你还小,切莫走了歧路,行这鸡鸣狗盗之事,白白寒了长辈的心。小小年纪存些极嫉妒的心思,工于算计害人,日后必会聪明反被聪明误。”

等等,陆青予现在满脑子都是,最后这句话不是清朝《红楼梦》里评价王熙凤的?这个位面的文化这么随便混乱的吗?

陆春月蒲扇遮掩半边面容,也是规劝道:“青予,你害我前程,我念你年幼便不计较了,还是早日改正才好,不要再走歧路。”

????我特么,陆青予表情跟吃了一顿米田共一样:“农民伯伯的功劳,养出你们这群闲的慌的逮着个人就大发善心。我大路走得好好的突然跑出来说我走歧路,莫名其妙,就听他们俩兄妹胡编乱造。亏得读书人,不知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?”

几个读书人听得面红耳赤,竟然被一个四五岁的小姑娘当众教训,实在是犹如斯文。最开始说话的书生闻言拧眉:“哼,巧言令色死性不改,我等亲眼所见你鬼鬼祟祟,如此行径还怪秋阳兄和春月妹妹胡编乱造。这般挑拨离间的行径和歹毒心思,哼,无药可救!”

好吧我确实在干坏事,但谁他妈鸡鸣狗盗了,白眼一翻:“谁稀罕你救似的,自作多情要不得。”

“你!真是顽固不可教化!你今日,必须得向春月妹妹道歉,并到保春堂改正错误,让王大夫收回成命。”

眉头一挑,意味深沉地看向陆春月:“陆春月,我记得跟你说过,我这人,睚眦必报。”

陆春月垂下哞,眼眶泛红,咬着唇道:“青予妹妹,我真的,不知道如何才能让你喜欢我。”

那书生急了,也不管什么书生动口不动手,大声呵斥陆青予:“今日若不道歉,我便代替你父母行这规诫之事!”

这些人真烦,还好阵法已经布好。神识四散,发现周围没什么人后,愁容展开,微微笑道:“好狗不挡道。”

“宵小鼠辈!”

“我数到三,不让开的话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陆秋阳冷笑:“不知所谓。”

金鸿突然暴起,咬住陆秋阳的胳膊不松口,痛得陆秋阳嗷嗷直叫,又抓又劈地攻击金鸿地头。金鸿痛得不行,红着眼就是不肯松。

“小傻子松口!”陆青予大呵,话音刚落,陆青予身形如一阵风,转眼穿过几人已经和金鸿站到巷子口,双方位置对换。陆青予小小身子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气势,眯着眼看向满目惊愕的陆春月和陆秋阳,“在这儿乖乖看我表演。”

金鸿摸着脑袋上红肿的地方点头,就这么看着她,目露担忧。

不消片刻,除了陆春月其他人都已经倒在地上哀嚎,哪还有书生和大家闺秀的模样。一脚踩陆秋阳左臂上,狠狠摁几下,只听到骨碎地声音:“这只手打的是吧,除了我,谁敢再动小傻子一下!”

“陆青予!!啊!!松脚!松脚!”疼得脸已经变形,眼底爆出最深的忌惮和仇恨。

背着双手蹦蹦哒哒走向陆春月:“早就想这么干了,还真亏你给了我机会呢。陆春月。”

怎...怎么会,她怎么可能会武功。陆春月惊慌得连连后退:“青予妹妹,你真的误会我了。”

“误会?行了别演了,你这种人呢,就是看不得别人好,心里觉得自己就应该是公主,别人都是仆人,要所有人都巴结着享受那种众星拱月的感觉。可惜啊,你惹错了人,我警告过你,别怪我不怜香惜玉哦。”

咬着唇,眼里已经隐隐有了怒意:“如此作恶二叔二婶是不会同意的,我奉劝你回头是岸。”

歪着脑袋:“哟,这个时候承认我爹娘是亲二叔亲二婶啦,我还以你们瞧不起庄稼人不敢承认呢。”

眼神闪躲:“我怎会不承认,青予妹妹,你对我误会至深,真的,我们可以好好相处的。”

“迟了。”

躺在地上的陆秋阳大怒:“陆青予,你敢动春月我必杀你!”

歪着脑袋回头,深深思考:“啊偶,那你岂不是祸患?我不喜欢留着祸患。”走着走向他。

陆秋阳现在是真的怕了,明明是个小孩子,精致的脸上没有一丝杀意和凶狠,可就是让他毛骨悚然,仿佛死亡将近。

“大胆恶徒!”少年突然降临,正义凛然。

陆春月看到救星般泪眼婆娑地跑向少年:“这位少爷救命,我们好心规劝她向善,没想到竟然是习武之人,刚才还想要杀我们灭口。”

“我看到了,放心,我不会让人在本公子面前为所欲为。”少年约莫十二三岁冷眼扫向陆青予,作势就打出去。

陆青予一看便知这是习武之人,谨慎地防御,确认少年不及自己便出掌拍回去。今天多管闲事的怎么这么多。

她没有出杀手,少年虽多管闲事但并没有得罪自己,也就是想教训一下。掌风还没落到少年身上,突然一股充满杀意地劲风迎面扑来。陆青予一惊,心里已经明白不是对手,忙收手躲开。

出手者是两位二三十岁的男子,一左一右站在少年身边:“陶少爷,交给我们。”

陶楚没想到习武几年顺风顺水,被师父夸赞天赋异禀,今日竟然一招不敌四五岁的小姑娘。羞恼地瞪着她,有如此武艺不惩恶扬善,竟然干这欺善为恶之事。他刚才可是亲耳听见了,这小恶魔竟还想杀人灭口。

好歹毒的心肠!

陆青予紧张地看向金鸿,刚才让小傻子乖乖站原地,现在就在那两位武功高强之人地身边!

两人玲珑心思,对了个眼神,其中一人顺手就将金鸿抓在手里:“陶少爷,这是她同伴。”

陆青予瞬间怒了:“敢动他一个汗毛,我让你们生不如死!”

男人却是轻蔑地笑了,丝毫不放在眼里:“不知死活。”

说完一人抓着金鸿保护陶楚,一人提拳杀向陆青予。陆青予一看便知是杀招,心中焦急,不能暴露空间,只能引进心境阵提前开启阵法了。

突然,金吾仲从天而降,飞快地夺回金鸿,反手一掌将那个男人拍成重伤,高下立见。而陆青予堪堪躲过一拳,攻击自己的男人顿时看也不看他,返回陶楚身边保护。

心知对方武功远在自己之上,隐忍怒气抱拳道:“这位侠士,还请不要助纣为虐。我们少爷是为民除害。”

“各为其主。”并不为对方道义所动。

肩膀隐隐作痛。得亏刚才躲得快,但是肩膀还是中了一点拳风。差点忘了这是武侠世界,对现在得自己来说危险丛生。

陆青予和金鸿这个时候是乖巧的小屁孩儿了,站到金吾仲身后没说话。没再理对方,三人转身离开。

没人拦,也没人敢拦。

陶楚皱眉:“放虎归山。”

两名侍卫也是深深的忌惮,江湖恩怨如此,如今和那个女孩结了仇,若她成长起来恐怕会有大难。可是他们身边有那个男人...

“这位公子,你没事吧?小女子陆春月,多谢公子出手相救。”陆春月身形摇摇欲坠,似是受到了惊吓。

陶楚倒是对这个女孩临危不惧的气质感到赞赏,与他平日里见的那些女孩子不一样,明明柔柔弱弱的,面临危险却又坚韧无比,是个善良坚强的女孩:“无事,师命如此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姑娘受了惊还是早些回家吧。”

“哥,你怎么样,呀!你的手!”陆春月查看陆秋阳的伤势,却见他的左手手臂呈现十分怪异的角度,看的她差点尖叫出来。陆秋阳已经疼得失去意识,根本没有反应。更别说其他人都受了不大不小的伤。

“陶少爷,时间快来不及了。”侍卫道。另一位受了伤,面色发白脚步虚浮。

担忧地看向那名无助柔弱地善良女子,让没受伤的侍卫留下来帮忙:“这位姑娘,在下陶楚,以后那位姑娘再找你麻烦,可以到县城府衙来找我。”说罢快步离去。

陆春月心里漏了一拍,想了想,问背陆秋阳去医馆的侍卫:“这位大哥,多谢帮忙。若不是你家少爷出手相助,春月怕是要命丧于此了。”

“我只是听命而为。”事实上内心里对于惹上这桩麻烦他心里是抵触的,只是面上并没有显露。

“其实我与那名女子是有些血缘关系的,许是见我受王大夫青睐收为学徒,羡慕之下才做出如此行为。陶公子救了我一时,怕是...不知道到县衙如何寻找陶公子?”柔柔地看向他。

男子犹豫片刻,回道:“陶公子乃乌县知县陶大人之子,到时候会有人通报。”

竟然是知县大人的儿子!陆春月心中狂跳,大哥说过,陶知县的嫡子天生聪慧,文武双全,年仅十二考中秀才,前途无量。

又想到陆青予,竟生出半期待半忌惮的复杂心思。陆青予怎么会武功?又是从哪里学的。难道,是方才救她和那名傻子的男子?

她到底何德何能?!陆春月心口疼。

却说疼晕过去的陆秋阳,断了胳膊养上两三个月才能行动自如。心中便是狠毒了陆青予,本想告诉爹娘好好收拾她一顿,却被陆春月制止。

“大哥,你也看到了陆青予会些武功,告诉爹娘和奶也没用,况且,怕是也没人信是个四岁孩子打的。”

陆秋阳神色狰狞:“说的不错,就是我以前也丝毫不知道她会功夫,此女善于伪装不好对付,但是这口恶气他日我必出!”

这是一本严重被低估的网文,作者(白爷爷max)用诙谐幽默的笔调描写了一个咸湿主角(陆青予,陆春)的成长之路,有阴谋有趣味有笑点。虽然全书结构略显松散,但作者(白爷爷max)对小说节奏和构思的把握完全弥补了这点。另外提一下,作者的这本《南信珠》被很多人誉为古代言情同人中最好的一部。
免费章节
相关文章
猜你喜欢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最新穿越小说
《情满沂蒙》情满沂蒙在线阅读 kuso 情满沂蒙Twink
情满沂蒙
《情满沂蒙》是老妖妖妖妖原创的一本现实网络创作,故事波澜起伏,文笔一气呵成,不容错过。自从调到段上驻勤以来,诸葛怀志更加迫切的感受到自己在文化水平上的不足,以前在如意镇车站,老职工们都叫他小秀才,诸葛怀志为此沾沾自喜了很久。虽然他上学时数理化不行,但从小在父亲的熏陶下,诸葛怀志博览群书
老妖妖妖妖老妖妖妖妖
连载中 现实
《末世重生之不做沉默的羔羊》末世重生之不做沉默的羔羊小说 父子文 末世重生之不做沉默的羔羊GL
末世重生之不做沉默的羔羊
优质小说《末世重生之不做沉默的羔羊》是润红胭所编写的一本科幻空间风格的网络创作,主角甘薇恩,白玉石,精彩内容:眼前那这家人看她兴奋的表情――说着俏皮的话,面露古怪的神色,李小凤和夏琪琪居然当着夏明渊的面,直翻白眼。哈哈,演技还待提高才是,那一脸吃了死苍蝇的表情是不是很给力?甘薇恩一脸激动的对着墙壁说道:“小琪
润红胭润红胭
连载中 科幻空间
《无良夫郎太腹黑》我家妻主魅力大 同人女 无良夫郎太腹黑全文章节
无良夫郎太腹黑
芙蓉上鲜热销新书《无良夫郎太腹黑》由芙蓉上鲜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新书,传奇人物苏千翎,水临歌,设定精妙绝伦,非常非常不错。精彩内容试看:“可………”“妻主莫不是忘了已经答应为夫以后要由为夫管账?莫不是这‘灯火阑珊’的账不归为夫管了?”见水临歌想要回绝可他陵想要做的事情谁又能阻止?即便是小歌儿也不行。他知道想要接管一个青楼势必要使出非人
芙蓉上鲜芙蓉上鲜
连载中 古代言情
《豪门盛宠:独爱影后小娇妻》亿万豪门盛宠小娇妻 大结局 豪门盛宠:独爱影后小娇妻立场倒换
豪门盛宠:独爱影后小娇妻
《豪门盛宠:独爱影后小娇妻》作者:魏白小棉袄,现代言情类型网络小说,主线角色:沈泽溪,宁如杉,本故事主要讲的是:“你学识广,家世好,又漂亮,身后追求者无数,但在我看来,这些不过是附加。时至今日,我终于明白,我喜欢你拥有的心气。”“不论你锦衣玉食还是颠沛流离,这份心气儿,永远不变。我曾经是活在黑暗中的人,”说到这
魏白小棉袄魏白小棉袄
连载中 现代言情
《我在武侠大陆捡属性》我在武侠大陆捡属性TTXT下载 419 我在武侠大陆捡属性完整免费阅读
我在武侠大陆捡属性
《我在武侠大陆捡属性》为忘红帐新写,本网站免费提供“新书发布!”在线阅读,无广告,无弹窗,欢迎阅读。精彩片段试读:修为相同的情况下,赤手空拳的一方肯定有些吃亏。毕竟一寸长,一寸强。俩人深知这个道理,在精通剑法的情况下,使用长剑这是必然的。杨浩明也好,音韵也好,都是善用长剑的高手。虽然他们的拳法同样让人惊叹。音韵这
忘红帐忘红帐
连载中 武侠
《反叛的大魔王》剑来 18禁 反叛的大魔王紧缚
反叛的大魔王
《反叛的大魔王》是赵青杉原创的一本都市故事,故事跌宕起伏,文笔极佳,值得品味。《反叛的大魔王》精彩片段预览 下午的时候,成默的叔叔成继东从武陵提着大包小包回到了长沙,六点的时候炒了三荤一素四个菜,叫成默出来吃饭,虽然叔侄两个人同一屋檐下已经大半个月了,但是饭桌上的气氛依旧很尴尬。漂亮的杭灰大理石餐桌上摆着辣
赵青杉赵青杉
连载中 都市
《火神的诅咒》火神叫什么 罗御 火神的诅咒奇幻类型小说
火神的诅咒
今日给书迷们鉴赏冷宫微寒执笔的奇幻网文《火神的诅咒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,古鼎,巨岩两位主人翁最终会发生怎样的伏笔呢,让我们一起追书吧!这黑皮山猪,虽未化为妖兽,但多少知道一些吐纳之法,单是重量,已经不下千斤。若是古月歌一个人吃,是绝对吃不完的。“遭贼了??”地上隐隐还有些血迹斑斑,在这阴骸秘境内,神识受阻,古月歌只能看见血迹在不远处
冷宫微寒冷宫微寒
连载中 奇幻
《枪械主宰》枪械主宰八零txt下载 忠犬攻 枪械主宰君臣文
枪械主宰
优质爆文《枪械主宰》是突然光和热所编写的一本游戏风格的网络创作,光环人物黄国强,程丽,主要章节节选:这枚子弹不用说,正是图浩在基地弹药库花了10点能量点兑换的仅有一枚的浮空弹,属于图浩压箱底的底牌,不过,事到如今图浩也是顾不得隐藏,因为,一但黄国强败了,那么,在场所有人包括图浩都很难在这鬼面蛛母面前
突然光和热突然光和热
连载中 游戏